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耶誕微情

Holy Night at Donshin village




或許,你我都只是個現實功利的無神論者。耶誕,也僅是另一個宗教節日的代名詞。隨著年關將近日子更顯匆促,哪有剩餘時間與精力,去領受那種只屬於宗教上的聖靈。
 
忙活了一整年,遍嚐水泥叢林各種極端對比,煩囂卻滿心空寂,擁擠卻人際疏離,利害衝突時,翻臉無情。
 
想散散心,各種媒體上旅遊景點介紹,美食小吃與湊熱鬧,感覺似乎只是讓人投入另一種膩味噁心。肉體上的飽足享樂,是否真能取代缺氧的身體,與尾牙宴散席後心靈的空虛。
 
歲末冬寒不想讓自己荒蕪的心,仍懸浮在兵荒馬亂之中,能否找個像電影末代武士那種偏遠山谷,一個悠然寧靜的小村落,沒有美食佳餚,不需人氣商旅,少了車馬喧囂與擁擠,質樸於田園耕讀休憩,或許能帶給心靈上,更多寧靜、溫暖、沉澱與安逸。 
 
一曲佳音、一句禱詞、一點點聖靈,是否能讓封閉已久的內心,再度領受些,除了紅塵俗世、問情何物的偏執以外,另一方更豁達遼闊,無私的大愛長情,值得遙迢追尋。 
 
或許因為陌生,從不曾溶解冰藏已久,都市人習慣性的冷漠疏離。何妨去沙灘走走,欣賞在東北季風呼嘯下,深秋碧海如何高舉起,洶湧澎湃、排空濁浪。與那艘渺如滄海一粟,不禁令人低迴自擬,逆風揚帆、破浪前航的小舟。 
 
或者癱坐在慢馳海洋列車上,瀏覽著窗外流動的光影,那一抹穿梭在蘭鈴花黃中,戴笠而作樸素的靈魂。倒映在茫茫浮動,饑渴的眼裡。 

歲月時光幾許?人生蹉跎幾許?起心動念是微情,買張車票?


 

海洋列車

Pacific railway

billows

滄海一粟

頂笠耕樸

Autumn fields

954台灣台東縣卑南鄉東興村
 
 利嘉溪旁教堂耶誕夜
2011/12/26 13:2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