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水鶇細碎

鉛色水鶇  (Plumbeous Water Redstart)

 


碧空高遠拔孤煙,濃蔭下,覓食啣枝的、仰望讚嘆的、如笛穿九孔而鳴。老樹無言,兀自抽象得像唐宋,下自成蹊、成林。

氣根與土壤連接出段段絕響,盤根錯節叨絮了千百年,四季流轉過、風霜雪雨過、鳥獸來去過,人,也停駐過。一柄板斧、一道雷電、一句諾言,卻能讓它倒臥成,記憶中的煙塵。

山影如帆背陽而來,風如排槳,林如濤,劈風陡降、洗岩漱石、煮海成星,葉舞簌簌抱雲直落,拂亂一地夕陽光影,薄暮中,眉月在呼喚。


秉燭三更,密林深處,誰在石上流,向天河,忽明滅,舉杯共飲荒山月,缽空心碎,蕭蕭夜風繁星睡,半個世紀,魚白黎明,沉澱物卻仍呈現懸浮。

一千張嘎然而止的臉,或曰蛺蝶、或曰亡故、或曰一曲高音後,萎頓成泣,訕笑成涕。
樵路上的靴印,早已滅入山嵐輕霧裡。


 
 
知本林道老榕
 
蒼勁

悠然

鉛色水鶇
2011/03/01 23: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