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驛者

黯鄉魂
 
 
刈罷一期稻作,農人再次將土地浸潤在下一季乳汁裡餵哺,畦畦方方粼粼水光,雲影藍天鏡射萬物漾然,心也嵌進了大片馬賽克光影裡潮泛著鄉愁,溽暑已滿。
 
不願臨摹白居易寄隱者詩「道逢馳驛者,色有非常懼」晦喻隱憂與倥傯,曉風晨光與暮色蒼茫裡馳驛縱谷兩端,自是一番日暮途遠沒齒邊陲,星星白髮相見無期的蕭索。
 
沙鷗笑人愁古今、淚亡興。佇立埂岸凝眸水田的老農,眼翳裡埋藏幾尺對后土的眷戀與期待?箭瑛橋頭早已沒入荒蔓的竣工碑石,卅餘年往事猶有幾人拍欄悼亡、感念垂淚。仲夏西北雨後黃昏,鳳林山脈拔地羅列飄渺雲霧間,峰頂最終一抹殘陽伴隨溪水挾著暮色,奔流東逝。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涼風肅兮

朝曦啼破
 
霞映

靄靄停雲
 
雲奔霞漫
 
扁舟誰繫
 
夕暮子衿照丹青
2012/07/21 20:5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