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嫡傳漂流

 
花田是神家
 
 
 
近日一張蘇軾《功甫帖》,在國際上引起軒然「真偽」之爭,所爭為何?究竟是金錢價值還是文化價值?一張達文西《蒙娜麗莎的微笑》不也翻印到世界每個角落裡了嗎?華商願意支付超過臺幣兩億元高價購買《功甫帖》,再度印證現今國際拍賣市場上屬於中國的古董書畫,不斷被華商巨賈以高價搶購背後所隱含的思緒深處,除了鑑賞投資保值之外,炎黃子孫甘願斥以巨資購買的,豈僅是悠悠兩千載蘇東坡三個字?回顧鴉片戰爭以降國弱民窮,慘遭列強瓜分割據、燒殺擄掠二百年的中國血淚近代史,這是全體華人世界屈辱的國仇與家恨,如今搶購當年因戰亂而流離的故國文物意涵中,是不是包藏隱忍著更多「湔雪前恥」的決心與責任?縱觀許多華商購入古董字畫後,逕自無條件返還兩岸故宮博物院典藏;就算納為己有也決不再輕易轉售。追本溯源找回國族的嫡傳文化血脈,又豈是交待一方社稷宗祠、祖先牌位所能道盡的巨大與沉重。
 
誠如日前讀罷網路部落格一篇旅遊文章後,不禁感慨系之。其內容描寫一座建於日本岡山縣的古老學校,舊閑谷學校。據考承當時日本藩主之命,始建於1670年,供其子弟就讀,課程主要講授儒學論語篇章,孔廟設於其中,內有大成殿、孔子像等一應什物;廟前大樹成雙,相傳係移自山東曲阜孔林的楷木。
 
扶桑偏鄉尊顯儒學,哈日台客不辭跨海前往朝拜,撰文頌其為世界最古老的庶民學校,殊不知部落格作者可曾知曉「有教無類」語出何處?或許日本子弟在修習論語「衛靈公」時曾大聲誦讀過:「子曰:有教無類」吧?!我本孔孟嫡傳血脈,卻無知無由讚頌膜拜著蠻夷蕃邦仿製復刻後的文化遺跡,思來不禁令人喟然慨嘆,今世何世也。
 
忝為嫡傳一支的臺灣子民,卻無緣善自珍視原本就擺放自家族譜中,二千五百年前孔老聖人的哲思,更遑論千百年來諸子百家嬗遞傳遺難以計數的心血智慧寶藏了。
 
或許教科書壓扁了島國小民對歷史的刻板認知,但是人文血脈卻是斬不斷的根源綿延。縱然飄泊過渤海灣,當宗次郎、喜多郎用大黃河與絲綢之路杳杳音符,緬懷想像中的千古故國時,韓國人正不分青紅皂白地將孔子、李白的祖宗牌位,納奉於其宗廟廳堂裡。海峽對岸的嫡傳子民,如今風塵僕僕在文革餘燼中,試圖重新翻撿找回對老祖宗的崇敬與註解,且讓碩碩風華千年歷史,再度躍然於奧運展演會及世博會光電屏幕上,大聲疾呼那曾經一度遊走迷失於馬列主義下的國族意識,該當有所警醒回魂。相信有朝一日老祖宗遺留下的豐厚文化底蘊,終究能為後代子孫在普世凋零的人性中,帶來一番懷古、創新與啟迪。
 
慨然遙望漂流異域的古老精魄,依然法力無邊的燃起異族心底渴羨,而回首小島上這群自甘索離的漂萍,面對嫡傳文化血脈時,仍不禁幾番猶疑顰蹙,何處方為失根的故國原鄉。 
 
 
 
中和、保和殿屋脊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88510565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88511084

中和殿堂
 
隆宗門匾上的箭鏃

往雨花閣道

Passing through. 貫穿.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東城區

拉弦人

958台灣台東縣池上鄉慶豐村

蝶戀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