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7日 星期五

腐敗

 
箭瑛遠眺豐平華燈初上


 

車陣塞在橙紅色隧道口,呆坐車內凝視著前方探出兩顆叫罵的大頭。
雙方大聲爭執卻不肯大打出手,於是,盧貝松將鏡頭拉至二樓高度,球棒砸爛車窗拖出車外繼續痛毆,門旁歇斯底里尖叫的女人、與車內吶喊哭泣的小孩。
 
還有什麼比一輛拋錨的老爺車被困在快車道上更令人沮喪?一個來不及煞車的蠢蛋親吻了它屁股。拖著都卜勒定理的警笛,沿著由低漸高、再漸低的曲綫,像蒼蠅圍繞腐肉般穿梭城市中。誰沒駕照、誰失了神已不再重要,百轉千迴腸道公路上,我們都是等待被時間排泄的殘渣、廢物。
 
歹戲拖棚,大家終於蠕動進黑暗長隧道裡,車尾閃爍的煞車燈像clit,紮實地滲入每一顆視網膜激凸。5公分的車身,疾駛在4公分的橙紅裡,伴著喘息聲終於清醒的將車拔出了山洞。再溫一壺酒?

 
 
 
射馬干朝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