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林空鹿飲溪


山羌  (Muntiacus reevesi micrurus)


每個人都追尋著自己心中的想望。
如果駱駝與橄欖樹曾經是三毛心中的想望,常想:霜落熊升樹,林空鹿飲溪。是個什麼樣的境界?

三毛,可以為了夢中的橄欖樹,流浪遠方。移居東部後走在山徑上,看著路旁成行的橄欖樹林時,嘴裡哼唱著齊豫的歌,心中卻不禁莞爾。三毛,你也走得太遠了吧!的確,如今她已遠遠走入另一個世界,而仍在喘息的自己,看著天空飛翔的小鳥,山間輕流的小溪,寬闊的草原,卻依然止不住追尋心中的那棵,橄欖樹。

瑞穗林道14K巨石擋道的車行終點處,不甘作罷的好奇心,驅使穿著短褲T恤的自己繼續在蔓草及胸的山徑上前行,忽聞身旁不及一米處窸窣有聲,兩團棕色毛茸茸的動物近在咫尺,未及細察原以為是兩隻台灣獼候,噠噠蹄聲霎時響起,母子兩隻山羌都因意外邂逅嚇一大跳,內心除深感歉意外,冥冥中彷彿了悟長途跋涉的唯一理由,就是為了這短暫幾秒的相逢。

晨霧尚未散盡的中平林道10K處,涓涓細流在崖壁下形成一泓清澈水窪,一隻水鹿似乎忘神於泉飲,未被緩速前行的車輛引擎聲驚擾,停車待他飲罷舉起鹿角回望時,方知有人窺視,舉蹄奔入密林消逝無蹤。

山羌與水鹿,在知本林道均曾偶遇,那雙明亮大眼與陡峭山崖上奔跑如飛的矯健,深獲內心激賞拜服。也許偈子會說是緣定,除非經常上山,我說是或然率。

一樹橄欖無人採摘,落了一地;就如同橄欖樹這首歌一般,三十年過去了,三毛走了、李泰祥走了,齊豫不知隱於何方。音樂是描述歌詞的靈,歌詞是詮釋音樂的魂。靈與魂如今都已走遠,只剩仍可在網路上尋獲的渺渺回憶。

如果一條絲襪可以結束三毛的流浪,或許,難以逆料的未來,也正悄然以某種公平的形式,等待著結束每一個人的流浪。























4 則留言:

  1. 回覆
    1. is that you? my dear old friend? long time no see, how have you been doing, lately. saw you on FB with your HB had a lot of happy time, so glad for both of you! thanks, not really, just an old man's whining..

      刪除
  2. 我不是您所認識的miao,只是個在網路上欣賞好文章的過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