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梅想


碎形



截錄張曉風在《常常,我想起那座山》散文裡的描述:

賞梅,於梅花未著時
庭中有梅,大約一百本。
「花期遠有三、四十天。」山莊裏的人這樣告訴我,雖然已是已涼未寒的天氣。
梅葉已凋盡,梅花尚未剪裁,我只能佇立細賞梅樹清奇磊落的骨格。
梅骨是極深的土褐色,和岩石同色。更像岩石的是,梅骨上也佈滿蒼苔的斑點,它甚至有岩石的粗糙風霜、岩石的裂痕、岩石的蒼老嶙峋。梅的枝枝柯柯交抱成一把,竟是抽成線狀的岩石。
不可想像的是,這樣寂然不動的岩石裏,怎能迸出花來呢?
如何那枯瘠的皴枝中竟鎖有那樣多瑩光四射的花瓣?以及那麼多日後綠得透明的小葉子,它們此刻在那裏?為什麼獨有懷孕的花樹如此清傲蒼古?那萬千花胎怎會藏得如此秘密?
我幾乎想剖開枝子掘開地,看看那來日要在月下浮動的暗香在那裏?看看來日可以欺霜傲雪的潔白在那裏?他們必然正在齋戒沐浴,等候神聖的召喚,在某一個北風淒緊的夜裏,他們會忽然一起白給天下看。
隔著千里,王維能回首看見故鄉綺窗下記憶中的那株寒梅。隔著三四十天的花期,我在枯皴的樹臂中預見想像中的璀璨。
於無聲處聽驚雷,於無色處見繁花,原來並不是不可以的!


張曉風與拉拉山應有時空侷限,此刻卻滿心期待著寒澈骨後的撲鼻香。


虯勁老梅

我舞影零亂

梅林小徑

待綻梅枝

穿石流泉

高山一樹梅

地質梅園

梅影藍天

層岩疊歲月

梅林小徑

地質梅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