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自由之心 (12 Years a Slave)


大冠鷲



看完電視頻道播映的2013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自由之心 (12 Years a Slave)後,感觸良深。上網遍查影評,卻乏人道出心聲,謹撰此為誌。
黑奴影片至今,不知凡幾。1976年秋,美國出版了黑人作家亞歷克斯、哈利所寫的一部家史小說《根、Roots》。作者稱經過12年考證,追溯自己六代祖先家族史,從非洲西岸遭白人奴隸販子擄賣到北美,開始淪為黑奴。一個原本自由快樂世居非洲大地上的黑人,如何在暴利驅使下,遭受人口販子強擄,無辜轉變成白人社會裡的奴隸,且終身失去自由。其後這個黑人家族在時間流轉與捍衛人權的不斷反抗中,終於重獲自由。這本小說,確切描寫出美國近代史黑白種族間仇恨的濫觴。當改編拍成電視連續劇後,更在美國乃至全世界掀起一股尋根熱,進而演化出更多種族間的情仇對立與糾葛。
還記得2011年《姐妹、The Help》這部電影嗎?不也同樣造成另一股對美國黑奴歷史的反思?歷史,是人類生活中各種經驗的紀錄,勿論誰好誰壞、孰對孰錯,只要能回歸真實且足堪後人借鏡,都是文明進程中反思與檢討的重要參考依據。回歸其本質,除非人為捏造,曾經真實發生過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這些,才是真正想表達的部分。
美國白人瘋了嗎?一再不斷將自己近代史中最不堪的部分,用影片、文字及各種傳媒手段,端上檯面渲染昭告天下?美國白人究竟想做什麼?將一幕幕最血腥、沒有人性、可憎可惡的白人嘴臉,大剌剌攤現在世人眼前,而且默許甚至鼓勵世界著名媒體獎項,頒獎給這些描寫當初歷史傷痕的文字及影片?難道美國白人想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相信看完這些黑奴影片後,所有視聽觀眾(包括良心未泯的白人),都會把所有同情與關注投向被奴役的ㄧ方,而那些少數在故事中挺身而出的白人(布萊德彼特),他們也僅是做了一個身為人類該做的事情而已,能得到支持,但也僅屬當為而為之的本份罷了。
現實世界中,雖然美國黑人總統歐巴馬目前聲勢已大不如前,但回想2008年他的當選感言開宗明義即說:If there is anyone out there who still doubts that America is a place where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who still wonders if the dream of our founders is alive in our time, who still questions the power of our democracy, tonight is your answer. (如果還有人懷疑,美國是否真的是任何事都可能發生的地方,懷疑我們開國先賢的夢想今天是否依然存在,懷疑我們的民主力量;今夜,就是你們要的答案。),當初凝視著此一場景,心底卻迴盪著美國200年黑白紛爭從未稍歇,白種人優越感從未全然消失,而第一位美國黑人總統,卻在多數選票支持裡終於產生時,不禁潸然淚下。
不錯,美國白人沒有瘋,全體美國人也沒有瘋,歐巴馬的勝選,也並不代表黑人或有色人種,在西方白人主流社會中獲得了終極勝利。但是,卻落實凸顯出人類種族平等平權的價值所在!世界第一強權統治者,其中當然隱含著犬儒主義所最關注的價格(price)問題,然而從200年黑奴輪迴中,翻身而出的歐巴馬所代表的,則包涵了更多價值(value)問題。什麼價值呢?是尋根嗎(roots?)?不、並不盡然,因為他並沒有主動提出任何尋根需求。是復仇嗎(revenge?)?沒有,因為兩任總統任期將屆的他,從未傻到去訂定任何黑白不平等法案。回歸人類「生而自由平等」的世界公認基本精神中,歐巴馬所代表的正是無歧視、排他、公平對待彼此,每一個人都應該「生而自由平等」的最大價值。
他山之石呀!他山之石!黑白膚色反差夠大了吧?美國人有勇氣將他們血肉模糊的歷史傷口,一次又一次揭開檢視,且將之曝曬於全世界的陽光下供人憑弔感傷、批判反思;當我們看完《自由之心》這部電影後,難道僅能對劇中人物或故事,膚淺無知的一掬同情之淚嗎?
同樣的膚色相同的根,同樣的語言相同的文字,同樣的節慶相同的神,至今卻仍有許多人高聲叫罵著你是『中國豬』,我是『台灣人』!不知道一個生長在非洲大陸黑色的祖魯族勇士,聽不聽得懂白人英文,但是我確信來自肯亞、衣索比亞的長跑選手,經常是參加高懸五色環(意涵:五()色人種緊密相連)的奧運會旗幟下,奪冠常勝軍。當徹底反差的黑白種族都能摒棄己見握手公平競爭時,當其他民族有勇氣揭開傷痕徹底檢視時(南非曼德拉與白人統治者、德國人納粹希特勒與猶太人的 eugenics…),忝為黃種人的我們,似乎仍掩著蓋著的不願正視自己的過往血淚(日本二戰侵略史、中國大陸文革…),也難怪白人英文中,稱膽小怯懦與卑劣無恥之徒為:Yellow
看看我們週遭,你是大陸人、我是台灣人、他是原住民…,還有比這更歧視嗜血的心態嗎?民主、理智、文明、博愛,距離我們似乎仍然相當遙遠。




風雪中的紅燈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