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my dear friend:





臉書上,某人貼了張相片,那是張近拍,一片雪白皮膚上腫了個包,貼文寫道:昨晚我被蚊子叮了一下。按讚的好幾十、留言的好幾十。為什麼會被叮到呢?在哪被叮到的?丁到的地方養不養啊(文盲)?有沒有去看醫生?祝你早日消腫!希望你早日康複(文盲)搞不清楚到底這個世界生了什麼病,蚊子叮個包,也可以按讚留言幾十則。蚊子叮只是形容詞,如今網路上不知有多少人,不甘寂寞、譁眾取寵、附庸風雅、假模假樣、一堆客套假話,內心卻充滿了虛偽。 

網路文章寫得好,也來虛偽譁眾的摘編分享一下吧! 

常聽人罵,偽君子真小人,這個人有夠「犬儒」。犬儒究竟作何解?真的如此不堪嗎?話說從頭,犬儒主義(Cynicism)本是外來語,中文對「犬儒」二字並無現成對應辭彙,通常將它理解為譏誚嘲諷,憤世嫉俗,玩世不恭。這些解釋並未偏離,若求完整瞭解,必需略為追溯它的源起及演變。

犬儒主義是古希臘一個哲學流派,代表人物是西諾普的狄奧根尼(Diogenes of Sinope)。其理念主張清心寡欲,鄙棄俗世的榮華富貴,力倡回歸自然(這使人想起老莊哲學,想起某些魏晉名士,甚至想起洗耳的許由)。據說狄奧根尼本人住在一個桶裏(又有一說是住在甕裏),以討飯為生,所有財產只有這個木桶、一件斗篷、一支棍子、一個麵包袋。有人譏笑他活得像條狗,他卻不怒不惱。「犬儒」之稱由此得名。關於狄奧根尼,有段故事很著名,一天,亞歷山大在其東征途中,御駕親臨探訪正躺在地上曬太陽的狄奧根尼,問他想要什麽恩賜;狄奧根尼回答說:"只要你別擋住我的太陽。"

和玩世不恭恰恰相反,早期犬儒思想是嚴肅的,狄奧根尼是一個激烈的社會批判者。立志要揭穿世間一切偽善,熱忱地追求真正德行,解脫物慾以求取心靈上的自由。他甚至憤世嫉俗的提著燈籠,在城市裏遊走大喊說:"我在找一個真正誠實的人。"

隨著犬儒哲學的流行,其內涵開始發生了變化。後來犬儒派的徒眾發表宏論,竭力鼓吹清貧生活無比美好,甚至,把人際正常情感也譏為愚蠢。一位名叫德勒斯(Teles)的犬儒派就說:"我兒子或妻子死了,難道就應毫無理由的不顧自我死活,而且不再理會自己財產了嗎?"(這使人想起莊子死後其妻鼓盆而歌的故事) 超脫到這一步,未免就有些矯情冷酷了。這位德勒斯,某富翁致贈他一筆錢,他收下了,對富翁說:"你慷慨大度地施捨給我,而我痛痛快快地取之於你,既不卑躬曲膝,也不嘮叨不滿。"這裏暗藏的邏輯是,金錢本是無所謂的東西,我若拒絕你的饋贈,倒顯得我把金錢看得太重,太當回事了。我若收下金錢又表示感謝,同樣也是把金錢看重了,當回事了。因此,正確的做法就是,只要你肯給,我就若無其事地收下。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這種態度看上去很灑脫,但好像又有些忝顏無恥。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問題在於,金錢本屬重要物品,並非不重要。然而生活中,當然還有別的事情比金錢更有價值。所以,在堅持更高價值觀前提下,輕視金錢,自然人格高尚;而當一個人的內心,沒有更高的價值觀,卻又擺出輕蔑金錢的姿態,就稱不上高尚,也僅僅是矯情作態罷了。因此,倘若一個人無功受祿,正常人總會覺得良心不安。這就是為什麽德勒斯,以不把金錢當回事作為自己的理由,若無其事的收下別人饋贈,會給人一種強烈的不知廉恥之感。早期犬儒派是依據一種高道德標準,去蔑視世俗觀念;後期的犬儒,依然蔑視世俗觀念,自身卻已迷失在虛偽自私與貪婪中,喪失了原有的精神與光芒。

這就引出一個始料未及的後果:既然無所謂高尚,也就無所謂下賤。既然沒有什麽東西是了不得的,因而也就沒有什麽東西是要不得的。不難想像,基於這種毫無價值觀的立場,一個人可以很方便的,一方面對世俗觀念做出滿不在乎的姿態,另一方面又毫無顧忌的,去掠取他想要獲取的任何世俗東西。於是,對世俗的全盤否定,就變成了對世俗的照單全收,而且往往還是對世俗中最壞的部分,不知羞恥、假正經的照單全收。於是,憤世嫉俗就變成了玩世不恭。

狄奧根尼堅持真善,揭穿偽善,這種批判精神被後來者扭曲得面目全非。一位人稱嘲諷者呂西安(Lucian the Mocker)的犬儒派,以揭穿偽善的名義,壓根否認人間存在有真善。在呂西安筆下,那些追求道德真理的人,都不過是個天真的大傻瓜而已。按照這派人的看法,世間之人只有兩種,要麽偽君子,要麽真小人。犬儒一詞後來的含義,就是把人們一切行為的動機,都歸納為純粹的自私自利。不錯,犬儒派既嘲諷有權有勢者,也嘲諷無權無勢者,但前者並不在乎嘲諷,"笑駡由人,貪官自為。"後者卻必須贏得人們的同情支持。所以,犬儒派客觀上是有利於強勢者,而不利於弱勢者。因此,犬儒派從現存秩序的激進批評家,變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某種共犯結構。

犬儒一詞的演變證明,從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間只有一步之差。一般來說,憤世嫉俗是屬於理想主義的,而且是十分激烈的理想主義。玩世不恭則是徹底的非理想主義,徹底的無理想主義,甚至自私的個人享樂主義者。偏偏是那些看似最激烈的理想主義,反倒很容易轉變為徹底的無理想主義,究其原因,許多憤世嫉俗的理想主義者,在看待世界時,缺少實值瞭解或曰分寸感,對他人缺乏設身處地的同理心與理解,不承認各種價值之間的緊張與衝突,這樣,他們很容易把世界看成一片漆黑,由此便使自己陷入悲觀失望,再進而懷疑和否認美好價值的存在,最終則是放棄理想放棄追求。"世界既是一場大荒謬、大玩笑,我亦唯有以荒謬和玩笑對待之。"一個理想主義者,總是在現實中屢屢碰壁之後才變成犬儒,但正如哈裏斯(Sydney J.Harris)所言:"犬儒不只在過去飽嘗辛酸,更對未來提早失去希望。"

說來頗為諷刺,犬儒創始的理想是堅持內在的美德和價值,鄙視外在的世俗功利。可惜在人性黑暗面與現實功利主義推助下,到後來犬儒一詞,恰恰變成了它的極端反面:只在乎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否定了內在的美德與價值。王爾德(Oscar Wilde)說:"犬儒主義者對各種事物的價格(price)一清二楚,但是對它們的價值(value)一無所知。"



http://www.panoramio.com/photo/11540196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