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荼蘼花了


荼蘼



傷情最是晚涼天,憔悴斯人不堪憐;
邀酒摧腸三杯醉,尋香驚夢五更寒。
釵頭鳳斜卿有淚,荼蘼花了我無緣;
小樓寂寞新雨月,也難如鉤也難圓。


蘇軾《酴醾花菩薩泉》詩:「酴醾不爭春,寂寞開最晚。」宋代王淇的《春暮游小園》:「一從梅粉褪殘粧,塗抹新紅上海棠,開到荼蘼花事了,絲絲天棘出莓牆」。花季終了時,荼蘼花開,是繁花沉寂前最後的結語,是絢爛歸於平淡的尾聲。春已盡,事已完。

《紅樓夢》中,眾女掣花簽,麝月拿到的那支正是荼蘼,象徵了這個平凡不起眼,靈巧美麗不如晴雯,八面玲瓏不如襲人的丫頭,倒卻是能陪寶玉至最後的人。

佛典中也說,它是天上開的花,白色而柔軟,見此花者,惡自去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