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屋脊的一角


Beyond the clouds



生長在這個多山小島上,出門何處不見山。從小心底就有個願望,想要爬上每一座山頂,看看山後究竟是什麼樣子?長大後漸悟,山的後面,是另一座更高的大山。

英國 BBC 廣播公司在1994年拍攝了一部,描寫雲南麗江玉龍雪山山腳下一個小村落的紀錄片,名為:Beyond the clouds, 雲之南。紀錄片共七集每集六十分鐘,述說著這個大山腳下小村落的點點滴滴。
多年前看完這部影片後,心中不禁泛起人生最後一場憧憬,也祝福自己有這個能力與體力可以達成願望。

20年後,車行在昆明長水機場與昆明市區旅店途中,沿途所見歷歷,比之臺北街頭景觀毫無遜色更形昌盛,大樓櫛比,巨幅電視牆屏幕閃爍在各色都市熒熒燈火裡;車行公路則是為長水機場特建的單一高速公路,併為昆明城區諸多高速公路之一環。司機說:20年來,中國各地建設恍如隔世,焚盡貧窮破敗又重新打造出另一番大唐盛世,即便在偏南的昆明飛花舊夢裡。

有人說,完成某些事情後會很有成就感;我卻寧說,暫且了卻一樁小小心願。凝視著穿梭在滇藏公路大城小鎮中的名貴轎車,深感在如此偏遠的中國大陸山區裡,豪富新貴遍地。就如同所有人類社會,有白領階級也有藍領階級,更不乏那些背負重物驅趕牛馬的貧眾苦民。這裡肯定不是個均富的社會,但也肯定不是曾經一度均貧的社會縮影。

始終不敢奢望踏上世界屋脊,此次有幸展望屋脊一角,見識了在衛星空照圖上,除了地球兩極外唯一四季呈現白色的高原;雖然僅是其東南一隅,心境卻似乎走入了另一番難以言喻的轉折,島民心中不禁泛起一種見山不再是山的感悟。小島最高峰玉山在此相比,形同兒戲,觸目所及四千公尺以上巍峨群峰環伺,更遠還有五千、六千、甚至七千公尺以上無數座高山,無聲無形,就這樣安靜肅穆連綿鋪陳在這片莽莽高地上。看著一群群身著現代化騎士裝備的自行車團體,男女老少,有的停在路旁稍歇,有的則繼續向上攀騎。四千三百公尺高原上,當下只能感覺自己呼吸顯得格外急促,咻咻喘息中混雜著挫敗後的自我嘲諷。天地,原本不是用來滿足人類征服感的,而是讓人具體且深刻體會,所謂大音希聲、大象希形,原本隱含著深深的敬畏與謙卑。

從未見過真正大型地底溶洞。有人說,中國人用五顏六色燈光點亮地底溶洞,是一種低下媚俗的次文化。以前,也頗有同感。明明溶洞中的石筍、石柱、池階各有其特色,又何必搞出一堆五顏六色的人工造景呢?隨著一旁發出隆隆巨響、奔洩入地的湍急河水走在棧道上,不知其他遊客心中何感,但卻很清楚感知自己的緊張與恐懼。水急洞深窄路濕滑,兩側高聳崖岩泛著青苔綠蘚,難不成自己正在體驗著下地救母的目蓮心境嗎?溶洞中某些未被人工色燈照射的景物,呈現著人骨般的慘白灰暗,的確,陰森淒厲有加,我們還是來點五顏六色的燈光吧!

飛來寺山門口佇立著大腹便便喇嘛、噶丹東竹林寺迴廊午後寂寂斜陽與經輪,在在表述著這一代東方宗教信仰的興衰史。怒江、瀾滄江、金沙江匯流而出的長江源,黃流滾滾,水色不清是因為雨季還是過度開發,不得而知。騏驥一躍、不能十步,儘管當今中國駑馬十駕、只要功在不舍,就能隨著時間洪流繼續向前轉變。反觀一片衰退的蕞爾小島上,一群人還在洋洋自得的相互撻伐口水中,爭逐著下一輪接班大位;以古為鏡可知興替,不禁令人想起南朝陳後主的名句: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明永冰川


獷哉犛牛~高原之舟




寂靜午後

大山中的人家

溶洞內的遊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