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Fear of "Deep AI"




201781新聞:

臉書的人工智慧研究實驗室正嘗試開發能與人類進行對話的「聊天機器人」,近日實驗時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發展,兩個機器人在練習談判的過程中,開始以人類看不懂的自創語言對話,研究人員見狀趕緊停止實驗。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150207

以下是機器人對話的內容:

兩個機器人的對話內容。(圖擷取自英國獨立報)



什麼事情會讓人感到「驚恐」?
「驚恐」是什麼感覺?
當我們直面接觸某件人、事、物的時候,令人感到驚訝、詫異、慌張,甚至產生恐懼、害怕、不知所措感覺的時候,可謂「驚恐」。

反顧人類文明史進程,有一些現象不免令人產生許多疑惑與假設,不如讓我們先設立一種理論上的假設吧,如果,我們有一部時光穿梭機。
將時間點倒轉回公元1750年工業革命前夕。從當時最繁華的都市街道上隨機找個人,把他帶來當今我們這個世界。1750年沒有電,因為工業革命尚未發生,交通基本靠走、安全基本靠狗、通訊基本靠吼。一個來自那個時代的人看見當今人類生活環境,大家坐在一個鐵皮做的盒子裡,在公路上以超越飛鳥的速度,完成各種日常生活移動所需;我們在虛無飄渺間橫跨高山海洋,和千萬里外的人講話,甚至看見對方;我們藉由各種電子媒體,欣賞50年前演唱會的影片、聆聽100年前(1857年發明聲波震記器、最早的錄音機)重要人物的演講;我們還可以隨時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方方的東西,按一下按鍵來記錄眼前的一切景像;都還用不著跟他解釋什麼是:核武裝備、相對論、國際太空站等事物,相信他已經被眼前一幕幕嚇到「驚恐」萬分了,因為我們周遭有太多事情,站在他的知識角度及生活經驗而言,完全無法解釋或瞭解,驚恐萬分,是必然的。

再假設,我們暫且稱呼這位來自1750年的人為「X先生」。當「X先生」又回到1750年他自己的時代後,心想,我也要利用這個時光穿梭機,找個古人來讓他感到「驚恐」萬分一次。於是,他必需思考,要找個什麼時代的人來呢?如果他也往前追溯200多年,比如說1500年時代的人,他絕對無法讓當時的人感到驚恐,頂多讓人感覺你們的世界觀似乎又拓寬了些。僅此而已,生活周遭的事物並無太大差距或改變。
所以,如果「X先生」想要讓那個古人同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驚恐,他必需回到12千年前,也就是回溯到農業革命之前。因為那個時間人類還沒有文明;沒有城市(邦);也沒有最起碼繁文縟節的組織或政權架構。那個時候人類還過著狩獵採集的生活,「X先生」如果跟對方炫耀這些,對方可能會感到「驚恐」萬分。

再假設,將這位12千年前的人稱為「Y先生」,如果「Y先生」同樣也想找個古人來嚇嚇,讓他感到「驚恐」,這時候就十分抱歉了,「Y先生」大概必需往前追溯幾十萬年,回到茹毛飲血的「北京猿人、尼安德塔人」時代,因為那個時候的原始人類與其他物種的動物,基本生活上分別並不太大,而這個時候「Y先生」可能會讓這個「原始人」感到驚恐的原因,是因為「Y先生」已經掌握了語言與火的使用能力。

如上所述,從遠古至今日,想讓前人感到「驚恐」的時間指數,其間隔將會越來越短。幾十萬年、一萬多年、接著就只剩兩三百年,其後,即是當今世界。

人類生活發展及科技演進如此快速的現象,有許多不同的名稱,如:「荷塘效應」、「後半盤效應」、「指數級發展」、「回報加速定律」等不同名稱,所指都是同一現象。
「奇點臨近」這本書的作者庫茲韋爾,他說:未來一百年,人類在21世紀的發展,將是20世紀的一千倍。個人搞不清楚他是如何計算出來的,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認同這個論點,人類的確正以從未有過的加速度向前發展。但是卻乏人能預測未來將發展成何種景況。如果依據前述假設的「驚恐」時間指數而論,也許下一個「驚恐」時間點,將發生在未來幾十年內,而且也許當那個時間點來臨時,許多現在正閱讀這篇文字的人,都活蹦亂跳的還存在世間,屆時,又將被什麼現象嚇到魂飛魄散呢?那種現象絕對不是我們今日社會的正常延伸,當然也不會像是因為更多更快網路服務業、更多的股票上市公司、iphone 出到第60代手機這類的事情,那將是一個會讓我們目瞪口呆、無法想像的世界。而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促成如此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呢?可能的答案之一,就是此篇文字想討論的話題: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人工智慧」並非新話題,上世紀早已提出。其中最著名人物是1954年去世的艾倫·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即電影《模仿遊戲 The imitation game》中的主角。何謂「人工智慧」呢?圖靈在1950年提出一個著名的「圖靈測試」,其方法,是將一台計算機或一個人,置放在一個黯黑的房間中,房間外坐著一群評審人員,然後由評審人員與隔離於屋內的計算機或人相互對話,當房間外的評審人員無法分辨是在與人或計算機對話,或是把計算機誤認是人的時候,此一計算機即具備了「人工智慧」。此一測試理論為圖靈1950年提出,然而遲至2014年才有一台電腦聲稱自己通過了「圖靈測試」,惟業界尚存諸多爭議。

人工智慧在上世紀6070年代極為炙手,礙於科技水準,遲至90年代發展也甚為有限。

在人工智慧業界有兩句名言,一為: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簡言之,實際上所謂人工智慧,其背後大多為人工,所以很多人工智慧是假的。例如1997年著名事件,IBM 超級電腦「深藍  Deep Blue」,擊敗了當時的國際西洋棋冠軍卡斯帕羅夫。可是批評者說:這不是人工智慧,而是打群架,甚至是群毆一個人。卡斯帕羅夫是西洋棋頂級大師,而反觀 IBM 則招募了數百個二流棋手,並蒐集了幾乎人類史上所有的西洋棋譜輸入電腦,所以批評者認為,這是一群二流棋手群毆一個一流大師。故部份業界嘲諷: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慧。

人工智慧界第二句名言是:人工智慧每實現一步,馬上就有更多人否定那是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很新鮮嗎?其實我們生活周遭比比皆是,滿街低頭族滑的不就是智慧手機嗎?例如在手機上搜索 Google 翻譯,實則其背後是一個龐大的智能系統。上購物網站購物,那種依據各人上網習慣及網頁瀏覽頻率,而出現各類因人而異的行銷廣告,也是一種人工智慧系統。更何況目前家庭用3C產品,諸如洗衣機、微波爐、4K 電視等,其中或多或少都存在智慧功能;然而,即使在人工智慧業界,他們同樣認為這一類型的,也僅是低階或初級人工智慧。

那高階人工智慧( Deep AI )是什麼呢?有一種定義是這麼解釋的:它是一種寬泛的心理能力;它可已擬定計畫並據以執行複雜任務的能力;它能夠進行推理、它能夠理解抽象概念、它能夠進行模式識別;它是一種具有在寬泛(模糊)狀態下做出正確判斷的能力。
到底什麼是「人工智慧」,其實這四個字,至今仍眾說紛紜、似乎也沒人能真正說得清。

歷史上有兩個同屬普林斯頓大學非經濟學領域的學者,前後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可見經濟學是多麼抽象與難以理解的東西,哈!)。一個就是電影《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的主角,精通數學的約翰.奈許(John Nash),另一個是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內曼(Daniel Kahneman),卡內曼在 2011 年寫了一本暢銷書,名為: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相信許多人都讀過。而本篇文字是想藉由這本書中作者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系統一」和「系統二」,來引介人工智慧的邏輯。

何謂「系統一」呢?就是不需要思考,人類馬上可以做到的事情。
例如,我們的大腦幾乎勿需思考,就能立刻判斷出別人是不是正在對自己發火(生氣),簡言之這就是「系統一」。

「系統二」則需要思考,所以人類反應會比較慢。例如,17 乘以 42 = ?,我們可能需要拿出紙筆來實際計算一下(當然你也可以用計算機)

卡尼曼是著名的心理學家,他單純指出,人類的心理有兩種識別方式,或者說運行機制。

可是,當這些對人類而言輕而易舉的事情,一旦運用在「人工智慧」上時,就會立刻發現人工智慧困難在哪裡了;「系統二」的數學問題 17 乘以 42 = ?,對於電腦而言簡直太小兒科,再複雜的計算對電腦而言都變成輕而易舉了。可一旦讓電腦去做那些人類不用思考,馬上就可以分辨的「系統一」事情,例如,分辨一張臉是不是在生氣,電腦可能就非常困難了。

人類有許多與生俱來的能力,例如接聽電話,對方剛說一兩句話,我們立刻可以感覺出對方是不是情緒很激動。我們進入一個房間,立刻就能感受出屋內大家相處的是否融洽。甚至,一場電影剛看完前五分鐘,我們大概就能猜到這是不是一部大爛片。但如果將這些事情交給一台電腦完成,是否立刻就顯得有點太困難了?

所以這種寬泛的、模糊的心理能力,到目前為止,似乎仍停留在屬於人類的大腦神經元中,而電腦人工智慧想要攀登超越的,也就是這座聖母峰(mount Everest),亦即想方設法攻克人類大腦中的「系統一」。

經常可見媒體上一些白癡記者,拿這類問題去請教一些人工智慧專家,而所得答案通常是,離目標仍極為遙遠。目前人工智慧仍屬在門口徘徊不得其門而入階段,但是,也曾有一些科學家提出了抵達「系統一」的理論路徑,他們說:首先,人類必需完成三件事:

第一,大幅提升電腦的計算能力。本文前段所提「奇點臨近」這本書的作者庫茲韋爾計算,如想達到人腦的智能水準,電腦效率需達到每秒一億億次的計算能力,而已知世界最快速的電腦已可達到每秒3.4億億次計算,然而此類型超級電腦,需要可以容納擺放空間為 700 多平方公尺的房間,一旦啟動,則需 2400 萬瓦的耗電功率,而且造價為 3 億多美金的天文數字。沒錯,人類已經擁有這種超級電腦了。
試想一下,就如同 iphone 手機般,在激烈競爭下,幾乎每年都必需推出具有新功能、新介面、新式樣的機型。如果有朝一日,人手一部類似超級電腦運算能力的手機普及問世,而且在一千美金內即可購得,真正的人工智慧全面運用將以燎原之勢展開。此刻目標雖然尚有距離,但曙光早已乍現。回想一下,當初 Motorola 推出的黑金剛手機,與現在 iphon8 手機間是多久的時間差距,而兩者尺寸與功能性的差別又有多大?所以要完成此點目標,可謂近在咫尺。

第二,對人腦進行逆向開發。何謂逆向開發呢?例如目前中國最拿手的菜,是從他國買一架飛機回來,拆卸後看別人是如何建造的。然後學著別人一樣樣慢慢仿冒搭建起來,所以逆向解構後再重新建造的仿冒品,就是電腦對人腦的逆向開發原理。
我們都知道地球甚至整個宇宙。都是由各種元素構成,包括人體也是各種元素構成,已知組成人體的元素至少約 70 種以上(主要元素:氧、氫、碳、氮、鈉、鉀、磷、氯、硫、鎂、鈣等,另包含許多次要微量元素)。而美國理論物理學家,量子電動力學創始人之一,奈米技術之父,這位愛鬧的理查·費曼先生 (Richard Phillips Feynman,曾是暢銷書排行榜冠軍書:別鬧了費曼先生。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Adventures of a Curious Character),已經在上個世紀帶領著人類,邁入了奈米世界。什麼是奈米?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一個計算尺寸的單位,十億分之一公尺(1 nm = 10-9m),網路上解釋多到一卡車裝不完,如:一根頭髮的十萬分之一那麼細…,但總覺得解釋的不夠具象。但有一解釋個人覺得比較能讓人能從實物中,體會奈米究竟有多小:把一個人的身高拉長到四百公里(台灣南北長 394公里、國際太空站離地表 400 公里),這個人看到沙灘上的一粒沙,約 1 奈米。而現代科技這位身高 400 公里的巨型人類。目前已經可以操弄型塑這一粒沙了。
所以就奈米科技而言,使用電子元件仿製人腦神經元並非天方夜譚,然後測試觀察能否進化成為與人腦功能相同的效果。現實中 Google 目前正在進行類似的實驗,前幾年 Google 提出可以使用電腦識別一隻貓的臉,從幾千張不同相片中把貓臉找出。但有人反問,這有何特殊之處?許多辦公室目前使用的就是人臉辨識系統。然而非也,Google是讓電腦自己去領悟什麼是貓,所以他使用的是人腦逆向開發工程。


第三,回到進化的原點。人腦雖然很複雜,也可能是人類深入研究中最複雜的物體之一,但人腦是一個經過漫長進化過程的產物,於是,讓我們回到進化的源頭,用電子元件構建出一個最原始的狀態,然後使用基因計算方式促使它進化,何謂基因計算方式呢?就是仿製生物進化方式、優勝劣敗適者生存,一步步向前演進,適者保留,不適者淘汰,如此將可能藉由電腦技術,將人類億萬年進化過程,壓縮在一個相對極短的時間內,進化出人腦功能。

畢竟以上所提三點,均為理論構想,目前人類無法得知是否能成就其事,但就現今科技產業技術發展速度而言,市區電話、BB Call傳呼機到iphone;報紙印刷到新聞電子媒體化;唱片錄音帶、CD光碟到現在的USB,這些日常生活週邊電子產品演化相距的時間,四十歲以上的人都能感觸良深。以此發展速度預期,假設以上三點攻克人腦智能的技術能夠達成,未來將發生什麼變化呢?

我們必須知道,電腦與人腦特徵完全不同,至少它在許多方面是遠遠超越人腦。首先,就速度而言,人類完全無法比擬;人腦神經元傳遞訊息速度,每秒約一百多公尺,而電腦則以光速傳遞。第二,資訊儲存量。不論人腦有幾千億個神經元,畢竟有限;理論上,電腦儲存量,無限。第三,人類因為擁有會彼此協調合作的優勢,所以運用這種集體力量,擊潰了地球上所有其他物種。可是電腦本身就是一個集合體,譬如一台電腦學會某件事情,透過網路的下一秒鐘,全世界電腦全都學會了,所以它的協調合作要比人類高明的多。而且自私、忌妒、懶惰、貪吃、好色、驕傲、貪婪這些人類的原罪,電腦都沒有。第四,在可靠性與穩定性上,人類與電腦完全無法相提並論;人吃五穀雜糧會生病,長時間工作與思考身體會累,電腦完全沒有這些問題,它可全天24小時,一年365天處於高峰值狀態下運轉,不需休息;人腦,望塵莫及。

一旦看穿人腦與電腦間這些區別後,回首看看前段所述,為了抵達人類「系統一」的電腦理論路徑,所需完成的三件事,當電腦演化踏上第一級台階,只要路徑正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起初,電腦的速度也許特別慢,只能搭建一個毛毛蟲似的大腦,但是它可以用30年時間慢慢發展成一個螞蟻似的大腦,再用20年它可以達到一隻老鼠的水準,再用10幾年時間它就可以達到人類癡呆兒水準,一旦達到這種智能程度後,它也許只需要幾年時間就可以達到三、四歲兒童的智力水準,再往下走也許達到一個正常人類的智力水準,甚至具備愛因斯坦般天才的想像力,可能只需要一年時間,而接下來,又將發生什麼呢?如果以本篇首段文字所提的「驚恐」的時間指數而言,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它的智力水準就超越人類一萬倍、十萬倍,真正會超越多少,無人能知。

人類日常生活經驗中就所謂的「智商測驗」來說,智力似乎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性,例如,我們看見一隻雞、一條狗,我們也許會覺得牠們很笨,甚至看見同班同學成績不好的,我們也覺得他笨。可是,這種智商數字上的差別,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大,按照現行的智商測驗,80分算笨蛋、130算聰明人,但這種分數才差幾分,能夠想像有一種智商數字可以高達13千分嗎?那個時候電腦與人腦的差距,就好像人類看待昆蟲般的差距一樣,我們將再也搞不清楚電腦在想什麼。

可笑的是,上週六開始寫這篇文字時,隨後《文茜世界財經週報2017/7/30》也報導了有關在臉書上直播(2017/7/23)人工智慧論戰的新聞(4210)。樂觀的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與悲觀的特斯拉汽車創辦人艾倫·莫斯克(Elon Musk),各持立場隔空交戰。不料,樂觀的臉書工作團隊竟在九天後,因AI機器人使用人類看不懂的語言自行溝通,被迫緊急停止實驗。

對於販夫走卒的個人而言,是 AI 門外漢的門外漢,但依據艾倫·莫斯克所言:「人工智慧的崛起,可能是人類文明的終結」,相信他的話並非危言聳聽。當今屈指可數的頂尖人物,如比爾蓋茲、史蒂芬霍金等,也均支持此一論點。

一般升斗小民是不是也該對此,多一分關注與瞭解呢?



42'1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